S的搖滾夢大長篇
已經不太記得小時候喜歡聽的是什麼種的音樂了,不外乎是兒歌之類的吧, 有記憶的部份是從國小開始,不過年代久遠,很多記憶片斷是突然的湧出, 因此下面的文章應該會很隨興,但是簡短的回味一些過去和兒時的快樂時光 ,布幕就從中山國小左側的教室拉開...   國小開始聽音樂就受哥哥影響,他聽什麼我就要聽什麼,他去哪我就要去哪 ,因此變成他喜歡誰我也會喜歡上誰,甚至連買錄音帶都是一人出一半,雖 然我的零用錢根本就買不起半捲錄音帶,不過還是這樣的被騙到懂事,錄音 帶的結局通常變成他的私人物品,簡單說就是霸王硬拿走,這類的事情太多 了,容後補述!國小買的第一張唱片好像是小虎隊《青蘋果樂園》還是電影 原聲帶《七匹狼》(註),不過這倒不是我接觸搖滾樂的開端!(雖然這鬼 東西和搖滾沒啥關連?東方快車、張雨生或熱血的電影情節?)但也因此片 我開始喜歡上張雨生還有哥哥喜歡的王傑,此後家裡多了很多這兩位的錄音 帶。勉強來說,真正讓我和搖滾樂畫上交叉線的是 Elvis Presley,小四那 年跟著媽媽到美國旅遊,順便探視旅美多年的阿姨,那時在某個小店買到兩 張盜版的 Elvis Presley 和 Michael Jackson《Off the Wall 》卡帶,從 此喜歡上貓王(的音樂?),當然單純的只是小朋友對獨特事物的喜愛,但 那是接觸西洋音樂的開端。 在那個年頭,卡帶一張是一百廿元,一直到升上國中時,好像漲到了一百八 十元;而一直以來宜蘭的唱片行都是屈指可數,除了永不倒的邁阿密唱片行 外,來來去去很容易就能看出宜蘭唱片業的蕭條,國小時買唱片大部份都是 在現在東美照相館對面的鄉曲(村)唱片行(恐怖的事,打到這邊我竟然能 記起這間唱片行的名字,雖然不一定是對的),沒記錯的話國中時唱片行倒 店大拍賣,我和老哥也去搶購了一些,我應該買了Richar Clyderman、Toto 《IV》、U2《Achtung Baby》和一張Huey Lewis & the News《Four Chords & Several Years Ago》的唱片,價格或許是三張五百之類的;現在依稀還 記得對薛岳「灼熱的生命」演唱會有些印象(當然那時候不知道他是幹嘛的 !只知道他很可憐,快死了還需要上台演唱),沒想到國中時在某間唱片行 買到薛岳《生老病死》專輯,那時當然對他認識比較深一些,也對專輯裡的 〈如果還有明天〉很感興趣,高中練團時把這張卡帶的歌詞弄丟了,那時還 頗為懊惱,當時組的團表演過幾次這首曲子,而西元兩OO一年底喜瑪拉雅 唱片發行了《向薛岳致敬-重回搖滾舞台》,還附贈一些薛岳的珍貴書面資 料和手冊,現在回想起來,從國小知道有這個名字到國中、高中最後大學, 這個搖滾巨星穿越了我學生時代的幾千個日子,從不識到敬仰,或許這就是 台灣搖滾之神顯露的力量!不知覺竟然從國小跳到大學了,拉回來,國小時 當紅的四大天王確是和我一點關聯都沒有,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我哥不喜歡 (靠!真爛的原因),現在硬要回想,那時候曾經買過的卡帶主要是王傑和 張雨生,偶而穿插的包括了黃金特輯、林強、趙傳、小虎隊等等,然後還有 一些同學互相轉錄的當紅流行歌外,有時候會去表哥那邊聽一些錄音帶,好 像都是郭富城和伊能靜為主,其中比較特別的是頂著一個新潮髮型的林強, 〈向前走〉是那時所有人都會唱的歌,應該只輸給李燈輝喜歡唱的〈愛拼才 會贏〉一點點,因此那時我也很喜歡林強,不過單純就是著流行唱一些當紅 的歌曲罷了,沒想到過了將近十個年頭後,再細聽小時後朗朗上口的歌曲, 竟然聽出了不同的心得,也有了不同的心境,也聽到了一個不妥協的台語青 年歌手變成了電音中年男子....   (註)查證後,《七匹狼》、《青蘋果樂園》都是1989年發行,那年小學二 年級,《七匹狼》早發行了一個月,因此我猜應該是先買《七匹狼》吧!   剛上了國中後,對於音樂的態度或想法還是沒什麼改變,那時候哥哥也上了 宜中,家裡有了電吉他的出現,那是一把紅色有無限延音且數十段切換的台 製雜牌琴,再加上了一些以前沒聽過且吵雜的卡帶和CD,這時候的卡帶已經 漲到了一百八十元左右,CD則是一片要兩百八至三百間,父母給的零用錢也 開始有機會能存錢買CD了,CD唱片的收藏也是從此開始;那時參加熱音社的 哥哥從社團裡借回來刺客的《I Don't Care》和槍炮玫瑰的《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讓我有了不同的聆聽經驗,有別於以往那些聽起來都一樣 的國語歌,但其實只對〈無敵鐵金剛〉和〈Sweet Child o'mine〉感到興趣 (國中三年電吉他會彈的就只有甜小孩的前奏〉,我哥自己是買了Def Leppard 《Adrenalize》專輯卡帶,裡面附了一張和卡帶一樣大小的專輯封面小卡, 他可寶貝的要死,摸到我猜應該會被砍吧!不過再怎樣也沒想到這團竟然會 從一個只是覺得專輯封面很酷的唱片變成了我最愛的國外樂團,甚至還有機 會撰寫關於他的文章及專輯樂評。國中後第一張自己買的CD是伍佰《伍佰的 Live》,開始喜歡上這種深具爆發力的音樂,曾經的我認為伍佰真的是搖滾 樂之王,那時整張專輯所有橋段和音樂熟到可倒背如流,不過接觸的台灣樂 團也僅僅伍佰和偶而拿起來聽〈無敵鐵金剛〉的刺客,其他部份則開始少量 接觸歐美的搖滾樂,直到某一日在中國時報上看到一則樂手死亡的消息,才 讓我開始對本土的樂團產生大量興趣,那是《地下音樂檔案三-荳荳紀念專 輯》,在這之前要提一下復興國中曾雨潤老師,他沒教過我、也沒帶過我課 ,加上頂著一頭阿哩固髮型和詭異皮靴,學生通常都對他心生恐懼,但某一 日確讓我們認識了,跟著他走進辦公室後,他拿出了朱約信《台語創作現場 作品貳》卡帶借我,然後跟我說了一些聽不懂的東西,然後叫我回去仔細聽 聽、看看歌詞寫些什麼,那時誰懂那麼多,只覺得這傢伙就是不搞笑的豬頭 皮罷了,但在幾年後的某日,聽懂後,我愛死了這張唱片!後來曾經和老師 有聯絡過,他只叫我一定要聽三B 的作品,就如此的離去了!聽說他回到復 興國中了,有空再去找他抬槓!在認識了充滿爆發力和創意的台灣地下音樂 (地下音樂就是地下音樂!那是我心中的時代圖騰,或是叫他神主牌也可以 啦)後,才開始大量接觸西洋搖滾樂!當然刺客和槍與玫瑰也重新的被我認 識;而前段提到被霸佔的卡帶也有續集,印象中一直記得槍炮玫瑰的運用幻 象一、二是一人出一半在現在書盟隔壁的布蘭加唱片行購買(在這邊也有一 段奇遇),當然我哥跟我說了:「這是很經典的兩張一套專輯」,我猜就是 這樣我才裝闊的馬上掏錢合買,最後那張一套都變他的了!雖然他極力否認 。國中這段時間因為喜愛上了真實的搖滾樂(其實,前段時期,對我來說伍 佰就是搖滾樂),因此和同學方面在國語歌一點話題也沒有,所幸是班上有 一個同學很喜歡聽西洋流行歌,而補習班一位他校的朋友也很喜歡西洋歌, 因此稍為還有點交集,而我和中華國中的這個朋友也常常交換已經停刊的非 古典音樂雜誌,這是在沒有電腦年代的最佳精神食糧,也讓我認識了許許多 多的團體、藝人和樂手,那時候補完習我們兩個就會衝去布蘭加唱片行逛逛 ,主要好像是他喜歡那邊的小姐?(這是秘密),後來布蘭加倒店,我也有 去搜刮了一些好片,比較特別的是大片的LD影碟,買到了Mr.Big和Cranberries 演唱會等等,也因此現在家中也還有約十片的LD,只是影碟機讀取頭已經壽 終正寢了,那些片子,就當紀念吧!話說那個年代沒有電腦,所有關於樂團 的資訊只能從唱片側標和報章雜誌取得,更別說是影片了,有天在布蘭加閒 逛,一位中年人看我拿著Metallica 唱片,跟我聊了一些,就邀我去他店裡 坐坐,我也不怕死的就去了,那是個看起來很像花店的咖啡廳,現址是復興 路85度c對面的超大水果攤,到那邊後他放了一些老LP給我聽,然後送了 我一捲Metallica 絕版錄影帶(他自己說的,其實也是盜版片),比較特別 的是裡面的Bass手是Cliff Burton,離去前他叫我一定要認識台灣樂團紅螞 蟻,果然少年不知老團好,多年後的某日,我也愛上這個台灣經典名團。國 中就這樣懵懵懂懂的渡過了,聽了很多團,看了很多文章,但什麼也不懂, 電吉他永遠只會彈那重覆的十幾小節前奏,不過慶幸我聽了很多音樂,那是 s的搖滾夢前奏曲! 僥倖的考上宜蘭高中之後,當然是直接的就加入了熱音社,也造成了我沒讀 台大的結果,因為苦練了三年的〈Sweet Child O'mine〉前奏,一進社團就 被社長拉去組團了!第一次表演是慈懷園在文化中心舉辦的園遊會活動,表 演的歌曲就兩首:〈藍色啤酒海〉、〈Sweet Child O'mine〉,很不幸的本 人在前奏就出錯了,一年後社長轉學到台北,鼓手轉任主唱,後來因為太臭 屁就換人了!高中後也因為家中哆了電腦和網路,開始接觸到更多的資訊, 沒事就是上網看文章,那時候最知名的音樂大站就是成大「骷髏城堡」和清 大「風之國度」,在那邊看到了很多專業的文章和知識,而高一就在輕鬆的 日子下過去了,高二後的生活不只是輕鬆,而是快樂,因為同學們都太瘋狂 了,以前爬牆只有自己一個人爬,到高二後才發現原來牆邊遇到的都是同班 同學,這時候也認識了同班不喜歡練鼓的鼓手不滅(又有點覺得高一就和他 同班了),另一個吉他手是隔壁班的小魏,鍵盤手是主唱的同學,長的很醜 又很臭屁,然後主唱是以前的鼓手(就是沒貝斯手,怎樣!),練了一整年 的團,每次表演都是同樣的幾首歌,加上主唱和鍵盤手一個臭屁一個醜,其 實早註定了這個團沒有好未來的下場,不久後就換了主唱(後來在宏迪當兵 時還遇到他),唱了半年畢業去!就一直呈現半散團的狀態,畢竟那時候玩 團並不是青少年的文化之一,後來因緣際會找來同班的宏迪當主唱,還是一 樣的萬年單曲〈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就這樣得到了兩個救過團的獎,還到 過花蓮參賽,也因此在宜蘭高中的宣傳影片中留下當年瘦小的倩影(不過其 中的貝斯手阿賢純粹只是拉來裝樣子拍照而已),倒是這些過程中有一件讓 我不解的事情,為什麼最後一次社團公演的主唱會變成隔壁班的某個同學, 他的嗓音讓我們在表演後遭到無情的咒罵,當然表演時他唱出第一句「如果 還有明天」就已經讓團員都傻眼,算了,醜事不需追憶!高中玩團的過程大 略是如此,最重要的是聽了很多不同的音樂,而且不斷的盜印樂譜,是激起 我每天在家裡練琴的最大動力。而且接觸到音樂除了從網路得到一些資訊外 ,認識了一個已經畢業的學長,他幫我買了人生中第一張速金專輯Angra 《Angel's Cry》,高中後兩年的時光,除了因為認識到林宏迪,導致把宜中 當成遊樂園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認識了搖滾樂,除了不停的聆聽音樂,也 開始有機會看到現場的活動,當然那是久久才能前往台北一次,當時班上除 了鼓手不滅以外,小強也對非流行的音樂略有研究,沒事兩人上課就是討論 某某專輯或某某樂團、樂手,也常常因為音樂類型的差異和黑瑞吵嘴,他總 是說不贏就耍賴;九五到九八年網路還是288k和336k的龜速,因此還沒有下 載音樂的管道,唱片總是得到領完紅包,做一年一次的光華唱片行大採購, 除了預先計畫好要買的唱片外,總是會被臨時看到的側標欺騙,不過也因此 認識到Helloween 這個經典樂團;年度的採購之外,學長偶而會幫我買些片 子,不過都是黑死為主,穿插少許的速金片,此外也曾經在BBS 買到了兩片 盜版錄影帶,Eagels《Hell Freeze Over》和Pink Floyd《The Wall》,但 賣轉拷片的傢伙還好心的多燒了 Dire Straits 演唱會給我,雖然那時看完 對那禿頭且老氣的吉他主唱不以為然,但現在確視之為珍寶,現在家裡也珍 藏著許多台灣團的轉播畫面,無線台當道的年代,電視台要播什麼大家都一 清二楚,我也很認真的把能錄的節目都錄下來了,有機會再找出來瞧瞧吧! 另外就是高中時透過風國網友買到了台灣 FingerStyle的首發作品集《風之 國度》,誰能想到,現在的 FingerStyle已經成了主流選擇。高二時學會了 網頁製作,在當時全球最知名的免費空間「Geocities 」架設了個人網站, 雖然內容不多但都是自己寫的文章為主,加上當時網路並不普及,遑論是關 於搖滾樂的網站,因此還曾經接受過自由時報副刊記者訪問,並曾經報導過 宜中熱音社的校慶演出活動,個人網站也這樣一路走來,架設至今已第十個 年頭。而高中時期看表演的機會不多,曾經自己衝到了台北看過一些免費的 表演,包括了野台開唱還是赤聲搖滾什麼的,還有一場是在永和的什麼之夜 ,演出的人包括了潘學觀和一個當天都唱金屬曲目的職業團,而當時的年度 盛事就是天王吉他巨星Steve Vai 登台演出,但是沒錢加上路途遙遠,就這 樣放棄了機會,後來的 Mr. Big也是如此,都只能在錄影帶中過過乾癮,其 他印象比較深的表演應該是在已經結束營業的 @Live看到傳說中的刺客,那 是為了阿閃某個團員離團舉辦的演唱會,人山人海的聽眾,那是第一次的 Real Rock n' Roll體驗。 還得一提的是高中時期的軍火庫是天橋下的真善美樂器,雖然老師老師這樣 叫,但是賺起錢來還是不手軟呀!兩兄弟在那邊買了應該近萬的單顆效果器 有了吧,我猜!而不知道哪一年也到名匠買了一把高價的民謠吉他,雖然只 是名匠牌,但聲音和手感皆還可以,特別是飽滿的低頻讓我頗為滿意,一直 以為都是彈電吉他為主,這把琴也陪我走過六七個年頭才被丟到角落去! 註:最後一次演出的歌單 序曲 / We'll Rock You /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 Let It Be / 吻別(幹!怎麼會有這種歌,為什麼我一點記憶都沒有) / 如果還有明天 / I Don't Care about you 高中畢業前應朋友劉當家的邀請,曾在宜蘭之聲做過幾次主題音樂的介紹, 沒想到畢業後在「山水蘭陽」站認識了一個商業電台DJ(好像是叫越老闆) ,在暑假及過年期間到羅東中山廣播電台介紹一些搖滾和金屬樂,巧的是劉 當家後來也到中山電台主持節目,因此又在他邀請之下在節目中介紹了一些 特別的音樂及路續的安排了一些藝人、樂手的專訪,也認識了久仰的刺客樂 團,這些特別的經驗讓我接下來四年玩的很快樂!   大學的快樂時光實在太難下筆了,因為一切都太Rock n' Roll,那些記憶太 真實又美好的太虛幻了,所有畫面都會一起湧出,還是得幫自己的生活留點 紀錄,免的六十歲時要出自傳確一點也記不得了!   四年裡關於音樂的部份得分成很多主題來寫。除了看遍大大小小的國內樂團 表演,國外名團幾乎一個也沒放過;國內樂團部份較特別的是看到一些傳說 中的老屁股樂團,也認識了很多的樂手,包括了刺客、火舞、六翼、董事長 等等,以前一直聽聞SCUM和BOOGIE這類台灣樂團聖地,但我開始有機會看表 演時只有VIBE了,VIBE倒了後變聖界,其中也有一些是辦在@LIVE 這種跳舞 店,後來路路續續的有了更多的表演場所,像是河岸、華山、牆,只是沒想 到VIBE也成了現在小朋友心中傳奇性的場地,其中印象較深的是和瑋瑋叫我 和我哥一起去看他們在一家小酒館表演,到了那個一點也無法LIVE的場地坐 了下來,謎樣般的中年男子鼓手小蔡出現了,竟然在酒館裡問我們要不要吃 他帶來的麻薯,這不是太....KUSO了嘛!國內創作樂團最特別的一次經驗是 全場只有三個人買票來看,我竟然就是其中一人,而且還是買來招待別人進 場觀賞;為了彌補高中時期無法親眼看國外名團演出的遺憾,四年裡幾乎表 演到哪,我和我哥就殺到哪(曾幾合時,跟屁蟲竟然變成他了),甚至 Dream Theater 和YJM都看了兩次,而且YJM還是連著兩天看,一天是跟高雄 市交合作,一天是與他自己的樂團Rising Force演出,倒是表演越看越疲乏 ,從前金屬樂團來台是何等聖事,但到了O三年左右,樂團來台表演已成常 態,甚至有些就在 PUB演出,但票價都是一樣的貴,也因此到後來熱情越來 越減,倒是現在看到BBS 上那些衝鋒陷陣的聽眾討論文,都會想到以前自己 也曾經這麼傻,笑笑囉!至少那個年代要親眼看到Helloween 本是天方夜壇 ,確能成真;第一次的Helloween 來台,我們兄弟倆騎著一台機車東奔西跑 ,從記者會到簽名會,簽到沒東西可以簽,難道那就是「搖滾新世代」嘛? (大四那年,HBO 狂播「Rock Star」電影,到畢業前應該看了十次有吧!) 突然想到大一曾經在學校禮堂看陳明章復出校園巡演,那時候看的亂感動一 把,還遇到住隔壁房的洪基,雖然真正認識已經是一兩年後的事了;最後看 的Guitar Concert是爵士巨擘Pat Metheney演奏會,雖然不懂爵士也很少接 觸爵士,但抱著學習的心態特地購票觀摩大師風采,沒想到第一次遇到這麼 長確又艱深的演出內容,我們一行人看的狂點頭,足足表演了三個小時,但 確一無所獲,現在回頭又聽Pat Metheney作品,竟然是如此的暢快寫意,這 樣算是懂了嘛?這一系列表演裡最浪費錢的是看 Racer X,這也是為了彌補 未能親賭Mr.Big風采的遺憾,但短短的表演時間裡,看到的只有Paul Gilbert 亂噴的吉他音符,遠不如曾經參過的PG售票講座的收獲,至少講座還開放合 照和簽名(汗);兩千年底時也傳聞Motley Crue和Slash要來台,我們當然 是趕緊訂票,最後只來了老態隆鐘的Slash ,全場的觀眾明顯的是衝著槍與 玫瑰的吉他而來,唱什麼歌不重要,高帽子有到、Gibson有到、皮褲有到就 夠了,其他真的不重要,不只那些到了,還多了一顆圓滾滾的肥肚,反正大 部份時間吉他都遮的住,讓我對史萊許的夢幻形象從此破滅!   就在世紀末的九月份某個清晨,在高中同學的道別聲中,我搭著專車出發前 往台中展開我的搖滾旅程。高中畢業後我就開始努力的實踐各種想法,要成 為美式金屬硬漢當然就是得先擁有一頭長髮,這對我爸爸來說根本是一件不 可能發生在我家的事,就在他不斷邀我一起剪毛的催促聲中,我到台中了, 於是從我滿十八歲起,開始的蓄著一頭長髮,雖然因為兵役問題落髮兩年, 但算算也九年了,不知道會堅持這無謂的頭髮到哪時呀?接續的四年大學生 涯雖然省了不少理髮銀倆,但全都貢獻到離子燙去了,這頭長毛也成了我的 註冊商標;就在我蓄長髮不久後,我哥也開始留長髮,我爹也只能默默的接 受兩個兒子變女兒的事實了。   前往台中的車程上,網路上認識的某傳奇樂團主唱希特撥了通電話給我,除 了詢問我是不是需要在地的一些幫忙外,也介紹了一個東海大學材生讓我認 識,他叫小潘,見面的那天是在東海樂器的破爛練團室,他們在練某個韓國 黑死團的歌,小潘是那天的主唱,練完後好像有點洩氣,結束後我拿起吉他 彈了些Riff,或許很對他的味,馬上邀請我跟他一起組團,就這樣開始了大 學生涯的第一個樂團,竟然是完全沒練到團就掰掰了!不過他對金屬的涉獵 之深給了我很多寶貴的知識和大開耳界。大學時期第二個樂團是應東海某系 晚會的邀請而臨時組成的芭樂團,我是擔任貝斯手的工作,說老實的,我根 本不會彈貝斯,因此就在表演了一晚流行歌曲後,旋即結束了短暫的幾個月 COPY團工作,當時的吉他手後來和台中某大老組了一個黑死團,曾經極力邀 請我加入,原本差點就點頭答應,好險在中興看過一次表演加上希特的一句 話,讓我沒有留下人生的烏點,阿彌陀佛!(也真怪,本人素不玩黑死,也 不彈黑死,總共加入過一個黑死團,然後兩個黑死團找我當吉他手,見鬼) 四年裡組團的時間寥寥無幾,主要是因為莫名對金屬的堅持,真該死!在大 學最後一年,阿楷霸王硬上弓的找我和社上新進的阿電組了一個金屬團,雖 然還頗有感覺,但只創了一首曲子,連錄音都還沒錄就解散了,雖然畢業後 團員也南北分隔,不過聽說又要重組了「黑潮樂團」,我比較好奇的是那首 還沒完全的單曲到底要不要錄下來呢?   彎延的北宜公路耗掉了近半的路程後,我踏入了即將改變人生的校園,還來 不及先參觀校園,我就找到了大禮堂樓下的社窩,果然髒髒亂亂的場景深具 了特別的臭味,加上當時靜宜熱音扛霸子某台中跳跳團重量級貝斯手一直要 收我社費,接下來半年我就這樣快樂的沉浸在悠遊的新鮮人生活裡,下學期 後在社長脅迫下,繳了五百塊拿了兩包Ernieball弦回來,終於加入了熱音社 ,後面三年半的故事長到單單用想的都很累了,這段地下室的日子裡有很多 光怪陸離的事發生,最重要的是認識到一堆人,除了音樂活動外,吃吃喝喝 的聚會才是這社團純在的目的,到了大四後竟然會成為準畢業生社長,但也 因為學分少待社團的時間都比教室多,這段時間辦的活動確實是多,也累積 了不少的人生經驗,主因也是前社長的衝勁,包括了定期發行的社刊、樂手 座談會、樂團講座、MV賞析會和全國其他社團聯合發行的唱片,當然還有各 大大小小的音樂發表會(其間還和阿楷一行人前往獅子會會長開的夜總會騙 吃騙喝了一頓,最後活動也沒下文);原先以為上大學後會沒事就泡在樂器 行,不過離學校最近的兩家樂器行都很遠就算了,一家是又破又舊、一家則 非以熱門樂器為主,加上賣的東西大都不便宜,所以去的機會很少,倒是因 為社團發表會的關係和兩家的交集比較多一些,前一家因為某個數字團表演 時摔麥克風,導致老闆和本社關係交惡、另一家則是老闆較阿沙力,因此關 係維持的還不錯,也多少從中得了些好處。最後幾次在社團辦的活動中比較 特別的是都有批些酒品來賣,因此社費額外增加了不少,雖然這些Bonus最 後都貢獻給了沙鹿阿火獅鵝肉攤,但也要感謝他凝聚了我們的力量;從小潘 那邊認識的阿志(作惡多端,現已改名阿浩)在我大三時神密的邀我前往阿 清家,當晚就有五人就成了起義烈士,創立了東海搖滾研究社(小潘因髮型 問題,堅持不出現照片中,而我是被拉來亂的靜宜學生),因此兩社成了兄 弟社,常一起參與活動等等。   沒有社團的第一個半年裡,網路上找到了一把便宜的Ibanez RG270,晚上硬 著頭皮打給爸爸說要花幾千元買一把電吉他,沒想到他隨口說了聲「好呀」 ,就讓我擁有了人生第一把自己的電吉他-紫色的電吉他,大一下搬到國際 街的春上春樹社區後,在台北買進了第二把琴,純黑的日廠 Jackson KE3R 戰斧造型電吉他,這把琴在大二下就被冷落了,因為大二下的五月某一日我 衝到台南扛了一把正美廠 Jackson KE2 回來,這把擁有一個比 KE3R更誇張 巨大的硬盒,邊彈邊升級倒了沒讓吉他的功力進步,倒確滿足了 Metal Head 空虛的心靈,也讓我擁有了一把心中的夢幻金屬琴,最後在大四時跟某名團 吉他手買了一把當時非常非常罕見的 ZION ,這把琴的屬性較全方面,算是 天外買來一把的琴,完全不在計畫中的選項,也因為全都是二手琴,在花費 上也節省了不少,唯一後悔的是前兩把琴賣掉了(雖然有小賺了一些),留 著或許能自己玩些改裝什麼之類的。大學時的零用錢較為寬裕,而且打工的 收入也不少,除了買效果器、弦等配件外,固定的花費都在買唱片上,那些 日子台中出現了不少好貨,也讓我房裡堆滿了CD,雖然網路下載已頗為風行 ,不過拆開外層封套是一種快感和享受,也是對樂團、樂手的尊重,直到發 行這些金屬和搖滾的唱片公司不尊重樂友開始(發行大量的劣質品),我瞬 間的減少了唱片的購買量(而且大部份的經典專輯該買的也都買光了),這 四年來累積的唱片數量真讓自己覺得恐怖,如果全都省下來買琴,或許可以 直接擁有一把 Jackson PC1了吧!    四年的時光搖滾的走過了,一直拖到O三年底才收到兵單入伍服役,剛到嘉 義的那段日子讓我非常痛苦,從一個搖滾客直接變成行屍走肉的木頭人,心 想只要能離開新訓中心一切都好談,果然就在下部隊後才理解了古人說新訓 才是最輕鬆的說法,部隊的駐地在台北市某個捷運站正隊面,加上不是實兵 單位,所以並沒有太多體能上的魔鬼操練,但當兵就是當兵,要習慣很多古 怪的制度和軍人,因此這些時間裡,心情鬱悶或是有不同的想法,就是用文 字保留下來,因此累積了一些歌詞的創作,倒是在退伍後過的太安逸,完全 下不了筆。在下部隊後一兩個月,我非常受不了這種封閉的地方,只有音樂 才能讓我感到平靜,因此在某個假日,敗了一台一萬三的iPOD(一筆非常大 的金額,超過我兩個月的薪水),用很周詳的方法偷渡去了營區,為了怕被 學長發現,利用到營站幫忙的機會偷帶去充電,因此接下來一年半是音樂陪 我渡過每個夜晚;印象中的軍教片裡總是會有阿兵哥拿著吉他一起彈著,我 也很幸運的在倉庫裡找到一把殘破到極點的古典吉他,無魚蝦也好,空閒的 時間還是有機會摸到吉他,而當時分隊中某個士官長答應我要將他年輕時買 的電吉他帶來讓我修理,看到時嚇了一跳,哇靠!是一把E4開頭的正美廠 Fender Stratocaster,在威脅利誘連拐帶騙運用了各種方法,終於買下這把 吉他,我也在付完錢的第一個假日馬上將琴運回家中(嚴正聲明,本行為純 粹是拯救一把正在哭泣的吉他),聽聞本琴是士官長年輕時跟台中某動物大 老團吉他手購得,只學了一個月就放到現在了;在一年八個月的軍旅生涯中 獲得了一把琴和數首的歌詞創作,還有一堆鳥蛋往事的回憶。寫完突然想到 沒事就偷跑到我們寢睡覺的班長,他開著一輛改裝到極至的喜美,車裡傳來 的總是咚滋咚滋的音樂聲,然後加上只會說台語,令人驚訝的是他對古典樂 和爵士樂的聆賞非常豐富(他唯一使用北京話就是在介紹樂曲給我聽的時候 ,比較受不了的一點是他會把翻譯的作曲家人名一字一字清楚的唸出來,像 是:柴高夫斯基、姆斯基科薩科夫),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有人跟他聊這些音 樂的事、甚至是請教他音樂的問題,因此他借了很多珍藏的DVD和CD 給我, 介紹了Stan Getz、Jo姛 Gilberto、John Coltrane或是Michel Petrucciani 等等爵士名家給我認識,退伍時送了一片久石讓DVD 和法國侏儒鋼琴家 M.Petrucciani的CD給我。   還在熱力大學生涯時對未來的憧憬想像的太容易,而當兵的苦悶鬱卒也讓明 天的日子看起來都太美好,原本退伍後想在休息一個月,寫些東西、錄點音 樂,如往例般的一事無成渡過了七月,接著得到了老牌的樂器公司功學社的 工作,但待遇實在有點太誇張了,雖然店主任不斷逼迫下還是決定放棄,這 時還是對未來有點美麗的期待,但在穿上襯衫到嘉大上班後,還以為這輩子 注定無法成為搖滾巨星了(謎之聲:這就叫做白日夢),半年後離職的第一 日,我就到功學社樂器教吉他了,不過也因為前老闆的包容,我還留著一頭 烏黑的長髮,就是這麼巧,功學社板橋店長就是退伍時瘋狂打電話給我的復 興店主任,升官了,我還是逃離不了他的眼線,全職教了半年的吉他後,在 電子信箱收到了一封「功學社音響」隨機配對的徵才信件,當然這段期間求 職的唯一條件就是要能接受搖滾硬漢的一頭長髮,所幸總經理並不嫌棄並能 接受對音響的空白經驗而錄取我了,這段期間裡我還是沒放棄吉他教室的工 作,這是最後一絲絲的關聯;這段期間裡也再添購了一把民謠吉他-YAMAHA LL16,這系列琴請到搖滾巨星 George Lynch 代言,雖然在來台講座裡他任 性的把木吉他接上了眾效果器和Marshall 4*12演奏,結果也證明Lynch的風 采完全的掩蓋過了這把琴,但超值的價格與音色,完全不後悔選擇這把琴( 我哥又跟著我買琴了,天意呀)。   畢業後開始對觀看表演的興趣就減少了許多,特別是大拜拜式的音樂活動, 野台開唱因為免費入場的關係,有去了幾次,但很難看到喜歡的演出或是喜 愛的樂團表演,更不用說海洋音樂祭這個人擠人又要長途拔涉的活動了,一 切總是會有例外,在兩岸金屬龍頭唐朝和刺客的威名下,總是得犧牲點堅持 ,心滿意足的疲憊也讓我決心再也不參加這種奇怪地點的金屬表演了(當然 真的有名團要來,我還是會....),而大學時代場場報到的大型售票演唱會 也跟我漸漸的脫離關係了,除了 Edguy那場讓人回味十足的演唱會外,就不 曾再到場跟金屬團 Say Hello了(突然想到還有一場,是讓我原先非常期待 的趙傳與紅十字),而二度來台的新古典胖胖吉他天王 YJM我也是到場了, 不過是經由秘道潛行入場,也因為沒花到錢,不太好意思評論這次演出了XD 這兩年來參與最多的是各大代理商舉辦的發表會或是樂器講座,此類型的活 動除了能看和玩到的新上市商品,也能欣賞到樂手精湛的演出,最重要是全 都不用錢,而且竟然能親眼目睹巨星 George Lynch ,還簽了一張海報送我 ,其餘的表演主要都是看刺客了吧!以前是機會難得,這兩年看太多竟然有 點油膩膩的感覺了;當兵時好像也曾回台中花錢入場和六翼打了一次招呼, 因此花錢看表演成了生活中最奢侈的一樣娛樂,再加上頂多半年才會衝動買 了張唱片,曾經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音樂,現在竟成了久久才需要應付一下 耳慾的休閒活動;我想,如果沒教吉他,那些東西堆在家裡全成了點不燃的 廢柴(當然我會改變這一切)。   規律上班後的日子,聽音樂是一件奢侈的耗時休閒活動,雖然努力的讓忙著 每件事的時後都能放著音樂,但困難度很高,只剩下睡覺時間能努力聽點音 樂,也因為不買CD後,對新音樂資訊的接收程度近乎於零,這段時幾乎與搖 滾樂隔絕,食肉皆無味呀!過了將近一年沒有音樂相隨的日子後,變成了需 要開車外出的工作內容成了能夠大聲聽音樂的絕佳時光,也是複習經典專輯 的好機會,倒是聽的太忘我時容易打瞌睡就是了;而因為終極一家電視劇前 來學吉他的國中小鬼頭也暴增,都是些逼我成長的恩公們,沒事就找歌讓我 抓,讓我在教吉他這一年多裡,聽了自國中以來最大量的流行音樂,我非常 的珍惜這段時間,白天開車複習老專輯、假日上課聽小毛頭的流行菁華,雖 然失去了周六珍貴的休息時間,得來的充實是滿滿的快樂。   公元二OO八年一月廿日,河岸留言裡傳來了「重創的心雖已疲憊/信念 卻不願崩解......」的演唱聲,新來的鼓手打鼓大力過了頭、主唱幽默言詞 依舊但高亢嗓音吃力、吉他手表現則是有點讓人失望,而沒什麼在注意的貝 斯手還是很有搖滾味。雖然樂手演奏的細節很多的錯誤,不過沒人在意,因 為掏出三百五十塊入場時就已經知道了,想要找回的是失去已久的氣息,應 該就是搖滾樂粗獷的味道吧!我會努力的拾起一點一滴的記憶和音符...   一切,就在刺客的表演裡結束了「S的搖滾夢大長篇」.... 2008/01/22 一萬多個字花了不到一周的時間就飛快的打完,全都是臨時想到什麼就寫什 麼,因此文章段落雜亂,也努力的補完一些突然想到的回憶,不過還是有太 多事情寫不進去,很多關於音樂的想法還有聽音樂的歷程都太混亂了,需要 花時間來回想,仔細想想,從聽不懂《the Wall 》和《the Joshua Tree 》 到現在的愛不釋手,這樣的轉變實在太過兩極但確一點也不會奇怪;一路走 來主要聽的音樂都還是以HM/HR、Speed Metal為主,但Rock n' Roll確又能 讓腦子感受到音樂的甜度,搖滾樂真是太神奇了,下次再來挑戰音樂聆聽歷 程的萬言書...   當初又有誰能想到Def Leppard 會成為世界級的搖滾天團/巨星,這就是 Rock n' Roll!                        SWEDER 2008/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