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廣播電台-六翼天使訪談  (羅東搖滾擂台音樂祭後台)


大家好,我們是六翼天使…使…使…(吉他丹特別贊助Echo…) 劉當家:這次六翼天使在宜蘭有個演出,不知道大家之前有來過宜蘭觀光     或是其他的演出嗎? Pay:演出沒有耶! 阿丹:暈車的好地方… 劉當家:介紹一下你們的音樂背景或是這個團是如何組成的? 〈此時大家開始閃躲麥克風〉 Pay:我先來說一下我的音樂背景,我是從小學古典樂,然後念藝術    學院音樂系,主修聲樂,之前沒有接觸過這種的音樂,這是第    一次跟大家合作,然後六翼天使成立之後才有機會接觸到這種    音樂、這種樂風,然後…六翼天使怎麼成立的〈此時麥克風突    然被推往吉他晃的手上〉… 阿晃:其實這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碰到我們的主唱小佩,是一種很特    殊的組合,因為她學的是聲樂,然後我們又是很heavy的backing    ,我覺得這種組合在一起的話,如果能讓她很融洽,會是一個滿新    的嘗試,然後我們又另外加上了Bass手阿中,他是比較死腔Death    的唱法,哈哈…要不要試範一下?〈阿中:暈車暈完再來……〉    然後再加上了這個原素下去,就會有天使跟魔鬼對話這種感覺。 劉當家:可以說明一下六翼天使團名的由來嗎?聽說和聖經有關? Pay:嗯…六翼天使是聖經中一種歌頌上帝的天使,他有六隻翅膀、兩隻    眼睛,然後他的兩隻翅膀遮臉、兩隻翅膀遮腳、兩隻翅膀飛翔,職責    就是剛剛所說的,負責唱歌讚美上帝,所以我們就覺得跟我們團的感    覺滿符合的。 劉當家:主唱小佩在刺客惡之華有出現過,那上次的合作跟這次六翼     天使有什麼不同的感覺? Pay:其實感覺差很多,因為上次我完全只是一個配角的身份,幕後我覺得    自己只是製造一些音效而已,也不會參與什麼意見,就是瑋瑋叫我    怎麼唱,就像是一個樂器在發出聲音,這次因為是大家一起做音樂,    所以自己會放比較多的idea或者是有什麼意見大家都可以討論。 劉當家:大家可以聊一下影響自己比較大的音樂人嗎? 〈一致決定交給鼓手民〉 小民:那我先講囉,我那時候剛開始聽是聽80年代的metal,那後來慢    慢90年代的alternative,後來又接觸了一些Jazz、Funk等等…不過    我現在玩六翼天使。 阿丹:剛剛是小民在講話,我是阿丹,如果是我的話,分為吉他手部份跟    樂團的部分,吉他手的話就是Ozzy Osbourne的Randy Rhoads,因為    我滿喜歡旋律性,那樂團因為我剛開始玩接觸的就是death團,閃    靈啦等等諸如此類的…所以後來我開始聽一些death的東西,最喜    歡的大概就是Children of Bodom、In Flames和 Death這個樂團,    相當屌的團,聽眾可以聽聽看 阿中:我是阿中,我跟小民也一樣,差不多,我也是一開始聽80年代的    metal,然後聽到alternative,然後現在就開始聽那種Nu-Metal,那    可是我這個唱腔也是聽In Flames〈丹:哈,"在火中"?〉對!在    "火中的"這一個團體影響,然後我的唱腔多少也有模仿他們一下。 阿晃:我是吉他手阿晃,其實我們都差不多,從聽音樂開始到自己玩樂團    ,我喜歡的吉他手有Vinnie Moore、Marty Friedman,多少有受到    影響,然後在創作歌的部份,現階段可能比較喜歡歐式的Metal,    像Strtovirus這些團,當然多少上都有受到影響,那……小佩……    講古典音樂…… Pay:………………………嗯…………………… 劉當家:聊一下為什麼會想學聲樂好了? Pay:聲樂當然也不是多小就開始了,不像鋼琴、小提琴可能開始學走路就    學了,我是一開始在教會的唱詩班,從小就參加很多合唱團,久而久之    就發現好像唱的比別人好聽阿(笑),就常會出來當獨唱,後來就去考    大學音樂系,然後就……不死魂……(眾笑〉…… 劉當家:那在這次的文案中有看到,你們的音樂風格是採歐洲最盛行的歌     劇金屬以及旋律極限金屬做一個音樂訴求,為什麼會做這樣子的     音樂或是為什麼有這樣的構想呢? 阿晃:其實組了這個團之後,我們首先當然是考慮 vocal 的唱法,然後    第二個就是我們的音樂Background,因為我覺得小民在鼓的表現方面    是一個非常有 power 、有速度的鼓手,所以我覺得如果走這類的樂風    ,讓他的表現會有很強的訴求,再加上我們吉他,像阿丹也是屬於我    這種速彈派的音樂,所以我覺得我們這樣雙吉他的表現,再加上阿中    的 bass ,走這種樂風,我覺得是滿適合的,然後嘗試的去配合女主    唱的聲樂,所以我們會決定用這種樂風是有這個考量在的。 劉當家:那其實在這個專輯中,小佩跟阿中你們有聲音上的一些對話,     一個扮演的就像是文案中說的魔鬼、一個是天使,可不可以談談你     們在唱的部份的一些感覺? Pay:唱的部分嘛……在錄音的過程中,我是先錄的,我對阿中來說是非常    重要的,他需要我,因為是我先錄完他才去聽我的感覺,他才能去    搭上他的聲音… 阿中:因為如果小佩聲音不出來的話,我聲音詮釋的方向也會不同,然後許    世晃要求的也可能不是那個方向,所以才在小佩先唱完之後,我才    會去唱我的部份,"叫"我的那個部份,才會叫的有感覺,等於說對比    比較強烈(Pay:基本上來說是魔鬼配合天使)對!!魔鬼總是會被打    敗的… Skyler:我想請問一下,現在女主唱在重金屬算是比較流行的,可是女主唱    要搭配在重金屬上總是比較困難的,因為每個女主唱在聲音和特質    上總是不太一樣,那晃哥在創作上該如何去做這方面的考量?     阿晃:因為主唱是女生,她的音域來講我們比較難去掌控,尤其小佩又是學    聲樂的,所以她可能高音域的部份會比男生高很多,低音域的部份可    能就低不下去,所以我必須要去掌握她的 range (小佩小聲抗議:我    沒有低不下去阿)哈哈…我知道,我知道,我是說他可能比較難像阿    中是男的 baritone 可以唱的非常低,所以必須要去考量她的音域,然    後再者我覺得重要的部份是在於她用聲樂的方式去詮釋這歌曲,有沒    有辦法跟我們的音樂配合,譬如說我們想做的很 heavy ,然後做的非    常的有 power 性,像一般男主唱唱高音時會有很強烈的感覺,所以我    也希望她能做到這一些部份,我就會試著跟她去溝通這一些想法,再看    她自己對這歌曲的表現能不能達到她所要的,我覺得我們經過一些協    調跟相處之後,我們慢慢就能抓到這個方向了,所以可能剛開始會覺    得有一些無所適從,可是到後來就滿順利的,等於說後面的作品越來    越順利了,感覺上是這樣子的。 劉當家:對於以前在白金錄音室幫張清芳、林憶蓮等藝人錄音的感覺,跟到    這一次自己專輯錄音的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阿晃: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因為國語唱片流行音樂的作法跟我們這種重    金屬樂團是完全不同的東西,那當然我覺得不能拿這種想法來做我們    的唱片,因為我們從小都是聽 metal 、玩樂團長大,所以我覺得這    個東西對我來講反而是駕輕就熟的,做起來很容易,我們的需求、我    們想要的東西都能很容易的得到。 Sweder:以前的火舞是男主唱的樂團,那現在的六翼天使是女聲樂主唱,     在吉他的表現方法上有什麼樣的改變嗎? 阿晃:其實我沒有特意的去想說吉他有什麼改變,最主要的是樂風的不同、    音樂上的不同,現在六翼天使的音樂就是屬於我們六翼天使的風格,    我們就依這種風格來去編我們所需要的,所以在男女主唱上是沒    有差別的。 Skyler:那以前晃哥玩的團都是單吉他,這次確是雙吉他,可不可以先請阿     丹來講講看他是怎麼配合晃哥的? 阿丹:其實對一個彈吉他才三年半(退伍才開始彈電吉他),跟一個十九年的    "老屁股"真的是很ㄍㄧㄥ的事情,如果有專輯的聽眾朋友可以聽聽看,    我們吉他的速度真的是相當快,而且進錄音室的快跟一般 live 的快是    不一樣的,在錄音室是每一個點都要在拍子上,所以對我來說是相當難    的,但是我想能這樣子有人帶是一個玩音樂的人夢寐以求的事情,有人    在帶,而且自己也有心的話,我想這是對一個學習中的人是最好的進步,    這次在配合上我覺得許世晃給我相當大的空間,可是他有點"壞",譬如    說編 solo 時他決對不會管我編什麼,但是"ㄟ! Background出來囉,    三分鐘編完了要進來錄",就是這樣子!!這壓力很大,而且一個很好    的感覺就是沒有分誰是主吉他,誰是第二吉他,這是沒有的,因為幾乎    所有雙吉他都是我們兩個再彈,而且有我獨奏的solo guitar,也有許世晃    的solo guitar,他給我在音樂的空間上是相當的尊重,而且我也很慶幸能    跟我們六翼所有的團員合作,這是一個比一般人更快的學習環境,比一    般人更快進錄音室,很快跟好的樂手合作,我相信這是最幸福的吧!那    至於他跟我配合的話,我覺得他辛苦很多(其實這句話是假的,哈)。 阿晃:其實我個人覺得雙吉他的配合在吉他的表現上是一種很好、很美的    聲音,所以這是我一直想要做的,當然這是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事    不太可能,錄音當然是做的到,但是 live 絕對做不到,然後阿丹這    樣跟我們一起玩,我覺得他的本質也滿好的、潛力也夠,我們兩個    用這種方式來搭配、來詮釋這種歌曲一定會更豐富,所以我們也盡    量朝這方面來嘗試。 Sweder:那我們請 Bass 手來談一下在六翼天使這個新的樂團裡,Bass的彈     奏還有詮釋音樂上,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阿中:在之前的時候,只有單吉他, Bass 的旋律上可能要補上和弦的部份,會    彈的比較花俏一點,在六翼天使這個團裡,我覺得彈起來會比較輕鬆一點,因    為雙吉他嘛!他們兩個又都很厲害(丹:講的很勉強吼?眾人笑),    現在的話就盡力把拍子跟鼓手對好、 Check好,讓他們兩個可以盡情發    揮,我覺得這個滿重要的,因為團裡面每個都還算滿不錯的,所以不必要    讓人家覺得音樂太花俏了(Pay:所以大材小用囉?眾笑)。 Sweder:請鼓手說個話好了! 小民: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能跟這些這麼優秀的樂手、主唱合作,也很高興能    機會表現出有速度感的雙大鼓和鼓點,一開始在錄的時候是阿晃吉他先編    曲,然後我再跟著他節奏吉他的部份來想我要打什麼,那他在音樂上也給    我很大的空間,也讓我覺得進步很多! Skyler:下一張專輯會朝著歐洲許多樂團概念式專輯來進行嗎?像是他們一整     張專輯就是一個故事,還是會維持這張專輯一樣,單首單首的方式? 阿晃:基本上來說應是不太可能啦!下一張專輯我覺得應該是要到做的才會去    想,現在去預想這些的話,我覺得每段時期想的都不一樣,就像現階段的    創作跟那時候的創作可能就會有差別,要看當時的環境跟想法,然後我覺    得不要這麼趕,像這張是比較趕一點,下張我希望大家能夠參與的部份比    較多,這是我一直期待的事情… Sweder:想請問一下在音樂上有沒有什麼比較瘋狂的想法,或是不同的表現方     式,像是和交響樂團合作或是 Unplugged之類? 阿晃:應該是沒有什麼特殊的構想,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小佩有嗎? Pay:瘋狂的想法就是……我要學 death.. 阿中:我也是沒什麼特殊的構想,目前應該就是先在台上表現好… 小民:我也沒有耶!鼓打好就好了… 阿丹:大家都說沒有,我再說沒有一定會打的。我想其實大家都是很狂野的人,    只是因為這個環境,讓我們有很多瘋狂的想法也沒辦法去做,但是我希望    接下來能夠去做世界巡迴,其實我覺得這不是瘋狂的想法,只是要告訴大    家東方世界也有好的團,而且不只我們一個,我們只是跨出第一步,讓很    多人也能跟著我們,這只是我小小的瘋狂夢想… Sweder:讓這張專輯確定會推到國外嗎? 阿晃:現在公司正在進行中,原則上沒什麼大問題的話,我們會先在歐洲推出英    文版,是一樣的音樂,只是是唱英文歌,這部份我們已經錄完了,現在正    在後製,台灣目前可能不會發英文版,會以歐洲為主。 Skyler:現在很多北歐的樂團,他們也不是說英文的國家,但是他們專輯都是直     接發行英文版,未來你們會直接只發行英文版嗎?還是會和現在一樣,一     張專輯兩種版本。 阿晃:我覺得目前還是會偏向一張專輯兩種版本,畢竟是國內的樂團嘛!國內對    我們來講還是最重要的,有機為的話不管是在歐洲還是在哪裡,我們希望    能藉由英文來讓大家瞭解我們,像是許多好的團,像德國團,他們也是必    須唱英文來讓大家聽的懂,畢竟英文是世界語言,那我覺得還是會比較偏    向這個方向。 Sweder:這次到芬蘭去後製,有什麼比較特殊的感覺嗎? 阿晃:哈哈,其實芬蘭就是沒什麼人,當初會有這個想法是滿瘋狂的吧!聽了很    多專輯像Stratovirus、Children of Bodom等等,他們團不管是MIX或是    後製在聲音上都滿好的,就是我們想要的Melodic power metal這種感覺,    所以我們想既然要做後製,我們又有這個預算就選擇了這家錄音室,我們    的老大Simon兄他也很支持就是了,然後我們就把這個瘋狂的構想去做    了,真的去做了也覺得滿符合我們所需要的… Skyler:那他們那邊的金屬樂這麼發達,在錄音環境上會比台灣這邊好嗎? 阿晃:其實說實在的,我去參觀他們所有的錄音室,器材實在沒有比台灣的好,    像他們這家錄音室因為很老,1965年就成立了,很以很多東西器材都很    老了,不過重要的是他們錄的人很好,概念很棒,當然 play 的人也很好,    芬蘭現在是這種音樂的重鎮。下一張有機會的話,我們應該還會去那邊做    MIX 或是 Master。 Sweder:哈!那我們在請其他團員說說話好了,Bass手都沒聲音.. 阿中:其實我還在暈機,因為我昨天晚上才從美國回來而已,沒關係讓其他團員    講吧! 阿丹:那我們就請平均兩個小時說四個字的鼓手小民來跟大家講幾句話吧! 小民:那我就講四個字-我愛宜蘭! 劉當家:這專輯第一首歌《序曲》感覺就好像電影一樣,那第二首歌整個感覺氣    味就加重了… 阿晃:其實這首《序曲》是有伏筆的,我覺得讓各位聽眾去體會,她是跟第二首    《愛悔恨》是有關係的,我們想藉由一個開場的 Opening來帶出整個感    覺,所以才有一個短的序曲的構想。 Sweder:那詞的創作方面,好像有點看不是很懂(丹:那目的就達到了哈),這     些詞是怎麼創作的? 阿晃:這是硬ㄍㄧㄥ來的,當初寫詞的時候其實是顧慮到很多因素,因為我們這    種樂風,寫的太情情愛愛也很怪,我們想表達的是我們是一個很 heavy 的    團,所以在詞的字眼上,會特地去想一些比較合適的,像是是在創作一個    作品,而不是為了曲來寫詞。 (中、Pay:其實是執杯筊來選字的,哈哈) Skyler:六翼天使應該很適合去玩綜藝節目裡一個遊戲,就是不準說你、我、他     這三個字,因為他們全部歌詞你、我、他好像不超過20個字。 Sweder:那主唱在背這種詞,有什麼好方法嗎? Pay:是還好啦!就背啦!以前什麼四書五經也是背,倫語也是背,就抱著那種    克漏字的心情來背,一下就背起來了。 阿晃:我要補充一下,其實小佩他的中文非常的好,我們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    錯誤她都會糾正我們,她從小就是什麼國文演講比賽冠軍等等,跟大家    講,她其實智商非常的高,聽說非常的恐怖… Skyler:想請問一下第七首《心靈天空》的開場,木吉他的開場,很像之前媚登    峰廣告的配樂,是用同樣的曲子嗎? Pay:廣告那首是一首聖歌,名叫??????(編按:聽不清楚),我以前在合唱團有唱    過,不過兩者沒什麼關係,我是覺得不太像… 阿晃:ㄜ…我很少看電視,完全沒看過… Sweder:問一個比較好玩的問題,Makiyo在推薦裡幫你們寫很希望成為台灣的     X-Japan,哈,你們有什麼感覺? 阿中:Makiyo是我的學生,她很喜歡X-Japan,她聽到雙大鼓很快的就覺得是    X-Japan,可是這種音樂就是這樣嘛!我也不曉得她說那個什麼意思啦!    呵呵… Pay:其實這樣我也是滿高興的,畢竟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偶像,可是能把我    們和他的偶像相提並論,這也是很棒的!像很多沒聽聲樂的可能會說妳和    Sarah Brightman聲音一樣,或許我最喜歡的不是她,不過能夠把我跟他的    偶像相提也很棒,Makiyo能夠把我們和他的偶像 X-Japan提在一起,這    也是很好的事情… Skyler:我們知道主唱的智商很高,而且現在又考上德國的音樂研究所,真是恭     喜,也順便請問一下,妳會就讀嗎?還是留在台灣? Pay:我會去阿!我要去德國萊比錫唸書,不過我在國立藝術學院也有考上,但    是我已經放棄了,我要去德國唸書………再見。 Skyler:那妳到德國讀書,對樂團的影響呢? Pay:這個問題在加入前就已經有討論過了,也跟老闆商量過了,初步的決定是    我在寒暑假當然是會回來,因為我是讀研究所,在課業上也比較輕鬆一    點,如果有什麼大活動,能夠回來我一定會回來,至於寒暑假我都是會呆    在這邊,不管是錄音什麼都能配合…. 劉當家:那在專輯的發行之後,有什麼期待嗎? 阿晃:首先當然是希望全台灣的聽眾都能知道,所以我們希望能在台灣巡迴,野    心更大一點是到歐洲、大陸發片會巡迴。 阿丹:小佩出國其實我們都深感遺憾(哈哈哈),不過其實在這張專輯之後,我    們想做的事情滿多的,玩團的話,小佩除外我是最淺的,可是以前人家問    我做什麼,我只能說玩音樂,可是這張專輯錄完之後我可以很驕傲的人家    講說我是個樂手、音樂人,對我來說這就很夠了,我也希望我自己認定了    這個頭銜之後,能繼續朝音樂路前進,雖然說台灣環境可能相當辛苦,但    我相信有這個熱忱,一定能夠走下去。 小民:希望自己的鼓的技巧能夠更精進,下張專輯能夠有更好的表現。 本文同時刊載於下列網站: Http://uuu.to/leoliu 音樂不寂寞 (請勿任意轉載)               SWEDER 2002/08/19